????“他不会是有喜欢的人了吧?”张君颜眉头微皱。??“我是这么觉得的。”王姒宝并没有否认。??“那他喜欢的是哪家小姐?”张君颜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别像栩哥儿娶个农家女惹出来那么多事儿吧?如果真的是身份合适,棕哥儿也不会一直不说才对。??“是肖玉林从雍都来的那个堂妹。”王姒宝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棕会那么快和自己摊牌,而时间是在秋日宴当日结束。??“那个堂妹……”张君颜恍然大悟,“你不会说的是那个小胖丫头吧?她能有多大?十岁有了吗?”??“好像是十二了。”??“十二?十二也太小了,不合适。”张君颜立马出言反对。??“我也觉得太小了。”蒋氏插嘴道,“别说是身份不合适,是年龄也不合适。”又道,“现在极哥儿着急成亲,棕哥儿极哥儿还大,怎么着也要让棕哥儿先成婚才是。”??“可要是棕哥儿喜欢呢?”赵氏抬眼看向王姒宝,“别忘了,当初栩哥儿看于氏,你们可没有在意那么多。”??王姒宝一挑眉,这是在和她叫板还是怎么着?不过也是因为吸取了王栩那会儿的教训,王姒宝决定这次让大家来决定。??“娘,”张君颜看向蒋氏,“这次咱们不能再听棕哥儿的了。”??“嗯。”蒋氏点头,“宝妹,你帮我们劝劝棕哥儿,让他同意和家小姐的婚事吧。”??王姒宝在心暗暗叹了口气,在这个时代想要娶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实在是太难了。又一想,即使棕哥儿喜欢肖幼圆,但肖幼圆却未必喜欢棕哥儿。于是道:“你们先和他说吧,他要是想不通再让他来找我。”??得知家里人一致同意让他娶静后,王棕果然还是找到了王姒宝。??“小姑姑……”王棕脸呈现出痛苦状。??“棕哥儿,”王姒宝道,“小姑姑很想知道,你到底喜欢肖家小姑娘到什么地步?难道真的是非她不娶吗?”??王棕想了想后,摇头道:“并不是。”又道,“说实话,侄儿自己也没有想明白。”??“那你为何不想娶家小姐?”王姒宝又问。??“不是她不想嫁给侄儿吗?而侄儿也不是非她不娶,那为何非要娶她?”??这是产生逆反心理了?王姒宝只好道:“但要是家里人执意要让你娶她呢?”??“侄儿,侄儿只能勉为其难答应。但侄儿会非常痛苦。”??“棕哥儿,其实别人家孩子的婚事都是父母做主的,真正去询问孩子意见的只是少数。”王姒宝劝道,“咱们家将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要由你来掌家。所以你要娶的媳妇将来要做宗妇,她的责任十分重大。”又道,“你觉得肖家小丫头适合吗?”??“这个侄儿不知。”王棕摇了摇头。??“所以你不能为了一个未知的答案而不考虑整个家族利益。”顿了顿王姒宝又道,“而且,你现在只想着自己怎么怎么样?你可曾考虑过肖家小姑娘对你是否有意?人家又是否又愿意掌管一个超大家族?她又有那个能力掌管好吗?”??王姒宝即使是一个出嫁女,但是她时时刻刻都为娘家着想。只因为这个家给予了她太多,她同样要回报的也多。??见王棕半天都沉默不语,王姒宝叹了口气道:“你回去好好想想吧!如果你自己都想不通的话,不但你会痛苦,也会害了别人。”??王棕最终还是答应了这桩婚事。经此一事,王姒宝发现他似乎一下子成长了不少,变得更有担当。??静在国公府求娶时倒是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事实。王姒宝在这之后召见了她。??人家可王棕懂事多了,当场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说她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很普通,从来没有想过要高攀王棕,既然国公府选了她,她成亲后一定会孝敬长辈,伺候好夫君,努力持家巴拉巴拉之类。??“那些对你来说都不难,今天我要交给你一个重要任务,你可敢接受?”王姒宝一脸认真地看向静。??“只要是韶王妃能用到民女,民女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哈哈,不要说的那么悲壮。”王姒宝笑着道,“我要交给你的任务是想尽办法收服棕哥儿。”??“啊?”静不解,“不是夫为妻纲吗?二公子将来会是民女的夫君,民女为何要收服他啊?”??“如果我要你收服他呢?”王姒宝一如既往地任性,她觉得不给王棕婚后使点绊子都对不起家人为了他婚事这番折腾。??“那民女只能勉强试试了。”静随后解释道,“不是民女自己泄气,有些事不是强求能求得来的。”??“你记得,凡事有我给你撑腰。等你和棕哥儿成亲后,只要是你不闹得太过,我和我娘还有我二嫂一定会站在你这边。”??“行。”静十分干脆道,“只要有您这句话行。”??王棕没想到自己婚后的生活会因为这件事变得分外的多姿多彩。第一个让他受挫的是洞房。??人家新娘子和他约法三章,如果彼此不是真心想要在一起,互不侵犯。但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二人只要在府要待在一起,还要演戏给别人看,制造出一个恩爱夫妻的假象。??王棕气性一来,果断答应了下来。??但是哪个抗得了天天腻在一起还没有感情的?这样,王棕很快沦陷。但过后才发现想要推倒自家如同小狐狸一般的小妻子难度着实不小。??要不是他娘张君颜出主意让自家儿子给同样对他动了情的静灌醉后成了好事儿,二人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洞房。??等王棕这面的事儿解决,轮到王极的婚事。白玟玉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嫁到国公府,更确切点说是韶王府。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嫁给那个她亲眼看到过表里不一行凶的男人。??同样没有想到的还有白玟娟。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来最愁嫁的白玟玉竟然先一步出嫁,还是嫁给那样一个让人梦寐以求的家族。这可把谈了几家婚事都没有成的她气坏了,为此没少在家发脾气,也没少诅咒这段婚事成不了。??只是没想到她的这一番诅咒差一点成真。